中国食品网

新中国穆斯林第一次朝觐的前前后后

   2015-07-23 中国食品网5302
核心提示:朝觐,是伊斯兰教规定的五大天命功课之一,要求凡身体健康且有经济能力的穆斯林,在交通安全的情况下,一生应去麦加朝觐一次。朝
朝觐,是伊斯兰教规定的五大天命功课之一,要求凡身体健康且有经济能力的穆斯林,在交通安全的情况下,一生应去麦加朝觐一次。朝觐荣归者——哈吉在穆斯林社会备受尊敬。朝觐因此成为世界各地穆斯林表达和实践虔诚信仰的一个终身的理想追求。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由于受制于国际政治因素,我国穆斯林的第一次朝觐经历了诸多波折,也因而显得弥足珍贵。
历史上,海、陆两条通道构成了中国穆斯林朝觐的主要路线。陆上的线路是:从甘肃河西走廊出发,途径新疆、中亚、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埃及,最后横渡红海抵达吉达港;海上的线路为:从香港出发,经缅甸、印度等地前往吉达港。在交通极不发达的年代,中国穆斯林要完成一次朝觐功课,至少需要在艰险的路途上跋涉3年时间。为此,朝觐者常常风餐露宿,甚至为此献出宝贵的生命。
新中国成立前,中国穆斯林的朝觐活动零零散散、断断续续,完成朝觐功课者可谓凤毛麟角。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穆斯林的朝觐活动被纳入国家事务,得到国家领导人的高度关注。新中国穆斯林的第一次朝觐就是在周恩来总理的亲切关怀和多方努力下得以成行的,并以此开创了我国穆斯林有组织朝觐的先河。
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新中国穆斯林组团朝觐的夙愿得以实现
据中国伊斯兰教协会顾问、原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马云福回忆,新中国成立之初,由于国际反华势力对新生的社会主义中国进行封锁、造谣、污蔑,其产生的一个负面影响是,中国穆斯林履行朝觐功课的活动受到重重阻碍。1952年,由达浦生大阿訇担任团长,新疆伊斯兰教学者、大毛拉伊明·马哈苏木担任副团长,共计16人组成的新中国第一个朝觐团从北京出发,从香港取道海路,经缅甸、印度抵达巴基斯坦南部海岸、印度河三角洲西北侧的港口城市卡拉奇。朝觐团原本计划在卡拉奇获得沙特驻卡拉奇公使馆的朝觐签证。然而,国际环境的恶劣使得这一愿望没有能够实现。一个月后,中国朝觐团在朝觐签证无望的情况下返回祖国。
1953年、1954年,中国穆斯林组团朝觐的夙愿依然没能实现。
1955年4月18日至24日,著名的亚非万隆会议在印度尼西亚召开。这个会议是亚非国家第一次在没有殖民国家参加的情况下讨论亚非人民切身利益的大型国际会议,被认为是亚非各国人民民族解放运动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参加会议的29个国家中,有12个是伊斯兰国家,东道国印尼又是当时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周恩来总理率团出席会议,时任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主任的达浦生大阿訇作为周总理的宗教顾问随团前往。因为促成中国穆斯林官方有组织的朝觐是参加本次会议的一个主要目的。
“在参加万隆会议的过程中,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过问下,达浦生大阿訇时刻不忘使命,抓住任何机会为中国穆斯林表达朝觐愿望。”马云福介绍说。周总理在公开讲话场合时,总把达浦生大阿訇介绍给来宾;周总理接见伊斯兰国家政要时,达浦生大阿訇也都陪同在旁。达浦生大阿訇出众的穆斯林仪表、严格的宗教操守以及洪亮圆润的《古兰经》诵读,赢得了各国与会代表的普遍尊重。同时,达浦生大阿訇还利用一切机会,积极向与会代表和各国新闻媒体宣传新中国各方面的成就,以增进了解和消除误会,建立友情。在周总理举行的招待会上,达浦生大阿訇首先向沙特代表阿里·雷达提出中国穆斯林希望获得沙特朝觐签证的强烈愿望,周总理随后也亲自向莅会的沙特首相费萨尔提出,希望沙特政府给予中国穆斯林签证,促成中国穆斯林实现有组织、有计划的朝觐。费萨尔首相被周总理关心中国穆斯林朝觐事宜的诚意所感动,并十分欣赏中国政府在穆斯林朝觐问题上所持的开放、宽容和支持的态度,当即表示将关心和办理这一重要事务。而阿里·雷达也当即表示,“我一定向我的政府转达你们的愿望,祈求真主使你们实现愿望!”
万隆会议结束后,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抓住在本次会议上获得的良好时机,立即着手重新组织中国穆斯林朝觐团。短时间内,由达浦生大阿訇任团长,马玉槐、伊明·马哈苏木任副团长的19人朝觐团组成,并如愿以偿地获得了沙特政府的朝觐签证。1955年7月19日,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获得签证的朝觐团,从北京乘飞机启程,从香港乘船经巴基斯坦前往圣地麦加朝觐。
新中国穆斯林的朝觐活动促进了中国与阿拉伯世界的友好往来
朝觐结束后,朝觐团在达浦生大阿訇的带领下,还先后访问了埃及、巴基斯坦、印度等国,受到各国政要的亲切会见和热情接待。朝觐团还前往各国著名清真寺参加宗教活动,与各界人士真诚对话、交流。
1955年9月15日,新中国穆斯林第一个有组织的朝觐团圆满完成朝觐功课,顺利回到祖国。曾经需要几年时间的朝觐过程在短短两个月内就得以完成,这为中国穆斯林之后有组织、有计划的朝觐奠定了基础,打开了局面。1956年,中国穆斯林朝觐团由37人组成,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主任包尔汉任团长,安瓦尔·汗巴巴、金凤山、辛宗真任副团长。该团在沙特朝觐期间,受到沙特国王的3次接见。正朝前夕,包尔汉团长还应邀参加各国元首和宗教部长参加的洗天房典礼活动,这是伊斯兰教上的最高礼遇。朝觐结束后,朝觐团访问了埃及、叙利亚、约旦、黎巴嫩、利比亚、突尼斯和阿富汗等国家。
新中国有组织的朝觐活动不仅使中国穆斯林实现了朝觐的夙愿,而且为新中国和阿拉伯世界的友好交往以及建立外交关系营造了良好的氛围。在1955年亚非万隆会议召开之前,非洲、中东地区和阿拉伯国家还没有一个国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与之建立外交关系。而就在其后,新中国第一个穆斯林朝觐团访问埃及时,埃及总理纳赛尔亲自接见达浦生大阿訇,并说:“巴库尔部长访华,你们访埃,这是中埃关系密切的重要因素。”1956年5月30日,中埃两国发表联合公报,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互派大使级外交代表。纳赛尔总理在这一消息正式公布后,第一个口头告诉了达浦生大阿訇。
“在朝觐活动期间,穆斯林朝觐团为亚非各国展示了新中国人民的崭新形象,亚非各国也因此对新生的中国政府和中国伊斯兰教与穆斯林的发展现状有了一个正确的认知。显然,新中国穆斯林的朝觐活动是促成中埃建交的一个重要因素。”马云福激动地说。
埃及是阿拉伯世界、非洲和中东地区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国家,在当时特殊的国际环境中,中埃建交这一事件产生了重大的国际影响,中国与阿拉伯世界国家友好往来的大门也从此开启。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
 
更多>同类清真
推荐图文
推荐清真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手帮助  |  信息发布规则  |  版权隐私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