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DJ音乐编辑 辞职回家卖咖喱饭

   日期:2014-04-25     来源:重庆晚报    浏览:2695    

    “外表光鲜都是给别人看的,我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电台DJ音乐编辑

    辞职回家卖咖喱饭 兄弟,大家想晓得,你是啷个说服爸妈的?

■还没到售卖时间,彭迪和同伴慢条斯理准备。

■之前8年,彭迪几乎将所有收入投到了买正版碟上,家里收藏上千张。

■一日三餐,都是先在家做好,再用小推车运到爱心亭售卖。

■彭迪的妈妈坐在一旁,默默注视忙碌的儿子。

■昨日中午,怕儿子忙不过来,妈妈也出手帮忙。

    辞职回家卖咖喱饭

    兄弟,大家想晓得,你是啷个说服爸妈的?

    A、在窗几明净的办公室,听听音乐轻松月入5000元,每天工作时长不超8小时……

    B、在菜市场和大妈讨价还价,凌晨4点起床熬稀饭,每天累得倒头就睡……

    面对这样一道选择题,你的选择是什么?80后重庆崽儿彭迪选择了B。

    上个月,31岁的彭迪在沙坪坝区重庆八中附近租了一个爱心亭,卖咖喱饭。在此之前,他曾是一名时尚音乐编辑,在上海一家广告公司做得风生水起,每天大部分工作是为电台选选音乐。

    这个选择受到家人、朋友的种种质疑,但彭迪并不在乎:“外表光鲜都是给别人看的,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我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爱好

    辞职

    音乐当工作 幸福感很强

    2005年,彭迪从武汉体育学院公共关系专业毕业。酷爱音乐的他一直对传媒业情有独钟,他也很快就在一个电台找到了音乐DJ的工作。

    彭迪用“顺”来形容这几年的职业生涯:“跳了几次槽,都和音乐相关。音乐是我的爱好,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幸福感都很强。”

    2011年,彭迪跳槽到上海一家广告公司,成了一名音乐编辑,朝八晚四,事不多的时候还可以早下班。在外人看来,这份工作很舒适,选选歌,没什么压力,上班时间短且自由,算个小白领。月收入5000多元,业余还能赚不少外快。

    但彭迪感觉到了不安。“音乐当爱好,甚至当成年轻时的工作,都是很好的选择,但要当成终生事业,问题就太多。我年龄越来越大,它的收益、升职前景等,我不能再无视。”加上复杂的职场关系、个人与公司理念的冲突,彭迪的焦虑感越来越强,觉得不能再这样混日子。

    辞职

    改行卖咖喱 家人都反对

    “除了音乐,我还能做什么?”彭迪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思考这个问题。

    2013年的一个周末,几个朋友到他家中做客,平日喜欢做饭的彭迪小露了一手,做了最拿手的咖喱饭。没想到获得朋友们一致好评,“你这水平,可以开个店了。”

    开店的念头就此成型,“同样做自己喜欢的事,工作环境单纯,自由度高……”数了数好处,彭迪就开动了。利用兼职时间试水外卖,主要就做咖喱饭。

    彭迪尝试到写字楼发传单,逐渐收获生意,有时一天能接二三十份单子。

    半年后,看着每月已能赚5000多元收入,彭迪放心辞了职。但开始全职经营后,他发现了问题:上海做咖喱饭的人太多,各个档次都有,自己的优势并不明显。此外,自己一个人做一个人送,压力也太大。

    当他把辞职的消息告诉家人后,也遭到家人一致质疑。“疯了呀你,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居然去卖外卖?”“娃儿,不要异想天开了。”一度,彭迪都不敢跟家里联系。

    回乡

    能否有市场 感觉很迷茫

    父亲彭少林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得知儿子辞职后,他还专程到上海,和儿子理论了一番,试图扭转他的决定。

    结果,彭迪说服了父亲。“他讲了之前工作的瓶颈感,以及对这个项目的信心。”彭少林说,最后他只甩给儿子一句,你也大了,只要自己考虑清楚就好。

    半年后,彭少林夫妇又提出建议,希望儿子能回重庆:一方面,重庆咖喱市场还没起步,有前景;另一方面,家人可以提供帮助,不必那么累。

    考虑再三,上个月,彭迪回了重庆。他还拉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入股,一起经营。

    余钱都拿去买了正版发烧碟,收藏上千张,工作8年,彭迪并没攒下什么积蓄,他向银行贷了5万元。在家人的帮助下,彭迪选择学生作为主要经营对象,并租了一个离家不远的、重庆八中附近的爱心亭开始经营。由于场地限制,彭迪每天只能在家中做好咖喱饭,用保温盒暖着,用小推车推到爱心亭。

    彭迪开始担心另一个问题:咖喱市场没起步是好事,可对于一个以码头文化为主的城市,大家的接受度究竟如何?彭迪告诉记者:“迷茫之余,有一点我很清楚。无论能开多久,我都要坚持把咖喱饭做得干净卫生。哪怕是削土豆皮,都一定要削得干干净净,一个斑点也不能有。”

    改变

    妈妈来帮他 辛苦也快乐

    从一个坐办公室的时尚白领,变成一个每天在菜市场、家中厨房、小铺子连轴转的小老板,彭迪自己也觉得有些不适应,“有点怪怪的。”

    彭迪喜欢这种生活的单纯,“虽然更辛苦,但人与人的交流很轻松愉快。”一个月过去,不少菜市场大妈都喜欢上了这个彬彬有礼的小伙子,还提前准备好菜品给他。

    这一月时间,彭迪也做出很多调整:之前只卖午餐,但为拉动顾客,改卖一日三餐,早晨卖粥,下午和晚上卖咖喱饭;为迎合重庆人的重口味,将咖喱料都换成了麻辣口味。

    当然,这也使他比以前更辛苦,凌晨4点就得起床,还得多跑两趟送货,晚上最早8点才能收工。“确实疲惫。”彭迪说。

    不过,看到已经慢慢有固定的食客,他觉得做的一切都值了。而之前持强烈反对态度的母亲,现在也常来帮忙。在家里会帮着儿子煮土豆,昨日中午客流最旺的时候,彭妈妈也来到爱心亭,帮手卖饭。记者看到,不少学生排队购买。一位高一学生告诉记者,因为中午下课有点晚,食堂人比较挤,就出来尝尝鲜。

    彭迪坦言,近来生意不错,每天早晨能卖出近30份粥,中午能卖出近50份咖喱饭,晚上则在30份左右。

    对于收入和未来的计划,彭迪表示还未细算,虽然不知投入的5万余元成本何时能赚回,但目前特别享受给自己打工的快乐。“如果有可能,希望可以做个时尚的咖喱主题餐厅,放我喜欢的音乐,这样我最喜欢的两样东西就可以融合了。”■重庆晚报记者 李梦真 贺怀湘 摄影报道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更多>同类中食讯

推荐图文
推荐中食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手帮助  |  信息发布规则  |  版权隐私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沪ICP备05001381号